Author: .ks.1.

Canon Top Shot 28th.

拾起路邊的碎石放到不透光的白骨瓷器皿再浸滿消毒液,許久以後變成頑石,甚至變了壯山,都一直默默履行先苦後甜,但嘗苦的時間長了,甜味也擱下太久,它都成酸了;哪個時候酒都變得更好喝,抬頭亦見錦繡如畫,秋起時墨筆已乾,難再點綴北斗高懸。 – Canon Top Shot – Lomography Color Negative 800 – ISO 800 prev. post: Canon Top Shot 27th.

Nikon Zoom 310 QD 1st.

現狀不由你決定,你只是一件不能變形的載具,努力往上爬只是傳媒鏡頭下的局部縮寫,因為我只是低著頭跟貼前方的背影走上了逆向的運輸帶,逆向運輸帶上的每個卻糊裡糊塗地成了一支軍隊,一支腳步整齊但帶著安於現狀這種罪名的軍隊,士兵用一粒白色的長方形子彈作了斷。 – Nikon Zoom 310 QD – Ilford Delta 400 – ISO 400 prev. post : Nikon Zoom 310 QD.

沒有人的時代

早前圍棋高手敗於AlphaGo,人工智能運算在大陸的高考成績也只僅次於狀元,也有公司已經「聘用」人工智能為新聞撰稿員,種種都看似在淘汰人類的生產力。而這類根據數據運算的人工智能產物亦愈來愈多,像一個急速成長中的小孩,也不斷被說成在不久以後將會取代人腦之事。

OLYMPUS XA 42nd.

從前打趣地說將於三十歲死去,可惜這個預言不好笑,而事實是我的肉身依然留在世上並消耗著地球的資源,還是右手執滑鼠而左手按功能鍵,我手不想寫我心,只懂在草稿紙上亂跳一通,有時要跳到大商場裡,但他們的地磚總是打理得太過光滑,在我低首的時候會發現另一幅猙獰的臉孔仰望著,對於獨處又喜又惡,這現狀底下唯一能改變的電腦桌面的牆紙,黑色的牆紙寫了「私は中身が死んでいる(I’M DEAD INSIDE)」,在27吋的倒影裡未曾發現有過所謂過客,偶爾會有飛鳥的羽毛掉在猙獰的臉上。 – Olympus XA – Konica Minolta Centuria Super 200 – ISO 200 – Expired film prev. pos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