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HIBITION

《七孔流血》

《七孔流血》by Rex Koo . | 藝術家論述 | . 兒時看寇比力克的《閃靈》,故然對那對孖妹出現於走廊盡頭的畫面念念不忘,然而積尼高遜最後於雪地凍僵的模樣亦一直於腦中揮之不去。正因對死亡的陌生,看電影的時候總是特別愛留意那些死亡畫面,阿Q一點的想法,算是間接又舒服地正視死亡。 . 台灣導演楊德昌的作品《一一》有這樣一句對白: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至少延長了三倍。 . 電影發明以前,我們對死亡的體驗和理解可能只能通過葬禮和自身生命走到盡頭的一天。電影發明以後,我們的生命不單延長了至少三倍,我們對死亡的體驗和觀察亦延長了不知多少倍 — 像雪地凍僵這些畫面,且不說其死法,就算是雪地風景,也是到好幾年前出國旅遊才首次親歷其景。 . 《七孔流血》展覽收錄了我對港產片的死亡場景和血腥場面的記錄。引用《回魂夜》的對白作總結: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兩樣野嚟嘅,千祈唔好混淆! . ╴ 【… more

混沌。

若然個人資料表格上有一項Favourite Book要我填寫的話,空格裡必定填上sketchbook。 2012年的時候我收集了一些”The Latest Status“,Telephone Fung(http://the-ideo.org/ks/blog/?p=3354)亦是其中一位我寫過的創作人,五年後一次過翻閱她在這十四年間的三十多本sketchbook,依然是每頁都與她千變萬化的思緒並行,線條依然細緻,細緻讓觀者的眼睛也疲憊。 很久沒有機會看到Telephone Fung有公開的展出,上次應該是2011年在Rat’s Cave的《純粹遊戲》,雖然一碰面她已道出這些都不是甚麼正式的作品,更坦言sketchbook是一個難登大雅之堂的載具,所以將這次稱為”Micro Exhibition”。但我喜愛翻閱sketchbook的心態就像在看電影前或後,behind the scenes也總是很吸引,是能夠隨時隨地進行的studio visit,是創作人的comfort zone;所以在我而言,展出sketchbook比起展出正式的作品更加困難,讓外人踏進comfort zone是一件打開肚皮的事。 —————— 展覽資料: “CHAOS混沌” A MICRO… more

“Chaos” a micro sketchbook exhibition by Telephone Fung

Chaos 混沌 / Telephone Fung . 關於Chaos 混沌 : 長年以來,除了畫商業插畫的工作,我最享受在sketchbook裡以畫作記錄情緒感受和發掘隨意的幻想,把混沌無序的腦細胞切片一頁一頁的記錄下來, . 現在與你分享我生命中的十四年,歡迎閱讀混沌的心。 . 關於Telephone Fung 香港自由插畫家。沒有統一風格,只愛直覺畫畫,情緒不穩思緒混亂,所以風格一直在變。曾任東Touch記者,多次跟Nike、Lane Crawford等品牌合作,跟Yoho Girl,JET,Cosmo Girl,MensUno等雜誌畫插圖。 .… more

在香港看展覽的事。

周末去了文化博物館看莫內(Monet)展覽──不,是湊熱鬧。因為我根本看不到展覽。 Source: 印象派已經OUT了,其實你還在睇乜? | 周文慶 | 立場新聞 實話實說,現在在香港任何比較主流或大型的展覽都很煩人,從來都不會是早看早享受,可況那些畫都已經起碼是百多年前的作品,早看幾天幾星期也沒差,很多時我也會待到展期的尾段才去參觀,雖然人流也未必讓人能夠舒適地逛。像上面引用的文章說,到場的很多觀眾都根本不是看畫,更甚是根本不知道怎麼看畫或甚麼是畫,不懂逛畫廊的禮儀也說得上是理所當然。

《海港》楊學德畫作展。

看著如此的舊時,難免在看展覽的時候心中自然會哼著My Little Airport的《美麗新香港》。 雖然一石激起千重浪,但漣漪推到我的心頭,我又記不起是甚麼沖淡了我的回憶。 《海港》— 楊學德畫作展展覽詳情: 日期: 即日至4月4日 時間: 上午11時 至 晚上10時 地點: 「海港城‧美術館」(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207號舖 – Jean Paul Hévin對面)

定期的速覽。

定期的週末速覽路線圖。 先到OVER THE INFLUENCE在THE SPACE進行中的PURITY by Cleon Peterson展覽,再走到旁邊的The Cat Street Gallery查看。 一直向中環走,或許順道到Sin Sin,在此新發現了Chateau Zoobeetle。 中途經過agnès b.’s LIBRAIRIE GALERIE還在展出“Beyond the Shutter”…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