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ent Family》

Afa-The-Silent-Family

《The Silent Family》
Afa Annfa’s First Solo Exhibition

是啊終於嘗試辦頭一次個展。還不是十分有信心,只是覺得有必要更坦白赤稞地面對自己和群眾,讓大家看看「這是現階段的我能夠做到的東西」。飄飄浮浮地做了幾年商業作品,也許真是時候更專注地做自己真正喜歡的project了。我想對於外界來說,這大概也是真正認識了解我的一個開始。

開始畫這個系列是在去年夏天。那段日子很憂鬱,覺得被全世界孤立(更多的其實是自我孤立)。被遺棄的無助感一直纏繞著我。很多時候畫到一半我會突然崩潰失控痛哭,不得不停下來,彷彿感到自己正不斷往黑暗墜落,很想抓住些甚麼卻甚麼也沒能碰到。

想想看其實我一直也是以這種姿態活過來的,很費勁地掙扎,想抓緊甚麼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我如此渴求活著的實感,以至有一次威廉(墨寶)甚至說我的畫讓他感覺「太用力了。」

最初朋友總是說我筆下的人物很「頻能」、「辛苦」、「戰戰兢兢」、「總是冒汗和流淚」的,現在則是「太用力了」。甚麼是「太用力了?」我不用力的時候能畫 出怎樣的畫呢?我總是太用力地想抓緊一些東西,思緒也錯亂複雜,但這個就是我啊!至少這個是現階段的我啊!所以作品紀錄了這個很用力的自己,這難道不正是 一種真實的反映?

我最初以為這是個關於慾望與壓抑的作品,後來才發現這其實是一次讖悔的告解,為我一直沒有好好善待自己的靈魂,請求自己的原諒。以往我畫的人物表情都極盡 浮誇,這一次,我卻試著把一切表情都壓下來,讓五官都失去他們原有的功能,想表達一種平靜的躁鬱與暗湧,因為這是我在揭開最外層的面具之後,最深入最接近 真實的狀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歡我的畫,不過如果喜歡的話,不妨來看一下這個對我來說頗具意義的展覽吧。 如果在Opening Party 中看到你們,我會很高興的。

—————————————-

<The Silent Family>
Afa Annfa’s First Solo Exhibition

19 – 30.6.2015

GUMGUMGUM
G/F No. 8-10 Cleveland Street Fashion Walk Causeway Bay

Opening Party:
19.6 19:00 – 22:00

Share on Facebook0Share on Google+0Pin on Pinterest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Share on LinkedIn0Email this to some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