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niel-Blake

《I, Daniel Blake》

…愈是這樣平白的實況愈是抽心,我們當下就淪落在第幾個現代化,生活本來不累人,多得制度讓人活得如此有意義,然後左手打右手,右手打左手,鷸蚌相爭愚人得利,但人情不受有關條款及細則約束。

moonlight

《Moonlight》

…由綠色的布宜諾斯艾利斯走到藍色的邁阿密,由大瀑布沖到海邊,由枱燈照到月光下。從頭來過未必是浪漫的誓言,自訂車牌亦如罐頭上的食用日期默默地守護著,陌生人再一次用點唱機告訴你寂寞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一樣,不息的海浪把兩個同步的心跳聲以外的一切都沖走,其實也不用分清那是自己還是誰的心跳聲,只願可一直同步跳下去。在同樣的光譜底下,所謂活出生命色彩也是不由自主,回頭一看已經不記得是甚麼讓你放下一身偽裝去親近你那內在小孩,這個時候就留心一下陌生人又再用點唱機放出哪一闋歌。

re_49290008

OLYMPUS OM-2 19th.

幾經歲月後,不知不覺被蹂躪得體無完膚,鋪成路的頑石都被踏碎,可況是輕描淡寫的筆記,前景的模糊不是因為揉眼時劃破了角膜,是觀眾太濫情就將霧水留在螢幕上裝作為淚水,那也是春天的弊處。 – OLYMPUS OM-2 – with Zuiko 35mm F2.8 / 50mm F1.8 – Lomography Color Negative 800 – ISO 800… more

arrival

《Arrival》

…現在的外星或科幻片應該已經到了純粹視覺享受等外在因素的臨界點,近年類似的片種更走向心靈,這裡更大大重擊人類得以驕傲的所謂基石,一塊產生誤會的基石,也不應止於聲音與符號之間,主觀地判斷順時逆轉或逆時順轉,像一對未能同步的戀人們。

re_28640003

Canon Top Shot 26th.

就是整整的兩年而已,像大家一起活在洗衣機裡經過高速旋轉,離心力將原本設定的路徑扭作一團,強風吹拂,吹倒幾張臉孔,可況只是一個被黑色塑膠包裹著的組件,碎件一下子變成無數鋒利的小刀,會割破頭顱,在31號晚最後的那一刻還只願寄情髮尖被吹起的方向。 – Canon Top Shot – Konica Minolta Centuria Super 200 – ISO 200 prev. post: Canon Top Shot 25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