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e》

…用美女演繹的探索頻道,探究如何讓原本在文明的家庭中圈養的家豬變成長出獠牙的野豬,已經被勦滅的天性夾在進化與退化之中的角力,權力之間的角力,道德的角力。

OLYMPUS OM-2 20th.

同一副軀體掛上同一件襯衣迎著同一陣風,吹起不同的皺摺,像海;只有把風趕走,才能將浪撫平;當眼睛變成托帕石後,風又回來了,臉容被平均地割開,讓自己難堪了,只有燕子還在空中歌唱。 – OLYMPUS OM-2 – with Zuiko 35mm F2.8 / 50mm F1.8 –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 ISO 200 prev.… more

Canon Top Shot 27th.

從電子幸運輪底下戴起裝模作樣的專業面具及假笑,用指尖刮著隔開樹木與照片上那層化學水晶膠的灰塵,穿起內地出產的禦寒羽絨在砭骨的風中給海鷗餵食,在下班時間的追趕粉紅色的綿花糖,誰不知吃起來卻是城市裡下灰色的雪,雖然晚上的氣溫像個無定向殺手,但沒有人想穿玻璃鞋去保暖。 – Canon Top Shot – Konica Minolta Centuria Super 100 – ISO 100 – Expired Film prev. post: Canon… more

混沌。

若然個人資料表格上有一項Favourite Book要我填寫的話,空格裡必定填上sketchbook。 2012年的時候我收集了一些”The Latest Status“,Telephone Fung(http://the-ideo.org/ks/blog/?p=3354)亦是其中一位我寫過的創作人,五年後一次過翻閱她在這十四年間的三十多本sketchbook,依然是每頁都與她千變萬化的思緒並行,線條依然細緻,細緻讓觀者的眼睛也疲憊。 很久沒有機會看到Telephone Fung有公開的展出,上次應該是2011年在Rat’s Cave的《純粹遊戲》,雖然一碰面她已道出這些都不是甚麼正式的作品,更坦言sketchbook是一個難登大雅之堂的載具,所以將這次稱為”Micro Exhibition”。但我喜愛翻閱sketchbook的心態就像在看電影前或後,behind the scenes也總是很吸引,是能夠隨時隨地進行的studio visit,是創作人的comfort zone;所以在我而言,展出sketchbook比起展出正式的作品更加困難,讓外人踏進comfort zone是一件打開肚皮的事。 —————— 展覽資料: “CHAOS混沌” A MICRO…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