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tiful

《Biutiful》

…看著如此滿有人民色彩的電影,那種濃度卻是調和不到我心中感到的單調。 只能冷眼旁觀別人在追逐生老病死,和無盡循環地等待生離死別。 能真正可感到世界的熱度,就是每刻鐘也碰上事與願違。

15941848156_af4cf14ddd_m

#ksblinddrawing

在咖啡店內,鄰座有一個畫漫畫的女生,正在跟一個年紀較大的女人商量漫畫稿件。她戴了一頂綠色絨布料的畫家帽,令她的外型看起來很像技蘭。 較遠的三人家庭,爸爸是個外國人。有點像某個粟米片包裝上的卡通人物。 7DEC14 ksone©

15950773101_683eaf5cb2_n

#ksblinddrawing

其實在車上BLIND DRAWING真的很沉悶,每個人都只望著手機,幾乎從未有對象跟我有過眼神交流。對面坐著的情侶,只各自望著手機,我也不可能要求太多。 如果你們在街上遇到我,也可以幫你們畫一張BLIND DRAWING PORTRAIT。 5DEC14 ksone©

15912721586_ebaa9d852d_m

#ksblinddrawing

下班坐車回家的時候,對面有個男的咀巴和牙齒都很大,長得像《進擊的巨人》裡面的奇行種。 今天的天氣的確有點冷,但也暫時不用冷帽配羽絨加上毛毛靴吧! 應該濃密的假眼睫毛也是為了保暖之用的。 老人的面容看起來都很愁緒,法令通常也很深。 3DEC14 ksone©

15817294271_4c9305628f_m

#ksblinddrawing

很久沒有BLIND DRAWING,花了一個火車站的時間,畫了位穿中式大褸在玩電話的大叔。 一日其實最多時間同人「見面」就係火車上面嘅時間。 一個應該係菲藉阿姐低頭玩iPad。 坐火車上基本上很難找到一個沒有玩手機的人,有個從衣服上看來較窮的大叔坐在前面。 這本薄薄的部寫簿如果坐幾趟火車的話,似乎三、四日便會畫完。 18NOV14 ks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