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9_L002_1020RZ

《Love》

…人生究竟要給我多少次在荊棘滿途的路上追逐肥皂泡,在黑夜中與月光的倒影暢泳,用沙粒堆砌的城堡最後都讓我們無處容身,請不要再讓我去扮演能夠選擇的角色。人生的確是一頭猛獸,我們在做的都是在牠酣睡的時候去吵醒牠來實驗究竟牠到底有多兇悍。這個四方盒裡面就是無論梅菲有沒有出現,錯誤都總會站在左右去證明正確存在,書架後面藏著另一款式的答案。 “If you fall in love, you’re the loser.”

Κυνόδοντας

《Κυνόδοντας》

…看了《The Lobster》急不及待用自己的方式找《Κυνόδοντας》來看,也用自己的方式來看平衡宇宙的另一種方式。 這裡的方式就是讓我混身不自在,每一項條文都讓我如坐針氈難以擺脫,世界是如何栽種我們去學習,因為就算是「假設」也是一種「設」。假設我的生命中沒有想像中的哥哥,那草地或泳池裡會不會找到「湯匙」。 世上還有千萬個想像中的哥哥,同一天空下也有種出《進撃の巨人》、《The Village》、《Shutter Island》或Lars von Trier的某幾部。

《The Lobster》

…這是家長們常常談及的話題,讓小朋友更早接觸這種血色童話,可以讓他們成長後更加入世,還是從小就用謊言去為他們裝飾他們的世界。 掙扎在所謂反烏托幫之下更顯那些無形的枷鎖倍加實在,像昆蟲始終會掉在蜘蛛網上,過客的意思也可能就是那些在城市與酒店之間往往返返的,最後活得不隨心哪怕瞎了雙目流著藍血在漆黑中游多幾十年每天想著交配可惜苦無對手然而只擁抱空氣。 現在就算你不給自己設限,世界也會給你一個期。

f4b40c43-e76d-49e8-8de5-4151aed9fe5f2028129_4NThQ_1200x0

在香港看展覽的事。

周末去了文化博物館看莫內(Monet)展覽──不,是湊熱鬧。因為我根本看不到展覽。 Source: 印象派已經OUT了,其實你還在睇乜? | 周文慶 | 立場新聞 實話實說,現在在香港任何比較主流或大型的展覽都很煩人,從來都不會是早看早享受,可況那些畫都已經起碼是百多年前的作品,早看幾天幾星期也沒差,很多時我也會待到展期的尾段才去參觀,雖然人流也未必讓人能夠舒適地逛。像上面引用的文章說,到場的很多觀眾都根本不是看畫,更甚是根本不知道怎麼看畫或甚麼是畫,不懂逛畫廊的禮儀也說得上是理所當然。

Beijing-Meets-Seattle-II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

…在21世紀去等一個emoji也嫌慢時還可以以筆友方式談情說愛,這點已經可以斷定本片大概是一齣超現實電影。 濃縮了郵差送信的時間,兩位編劇像是一對久久未有交歡的情侶,一夜之間說盡了淫語試盡了所有體位溫柔和體液都交換了,精射了,氣喘了,煙也抽了。 隔朝起床大家發現腰酸背痛。

re_21680004

CANON TOP SHOT 21ST.

因為喜歡人像,所以我一直拍了蠻多的人像,無論是朋友或是陌生人,但會放到網絡上的簡直是絕無僅有,我喜歡不代表被拍的也喜歡,不確定是肖像權的問題又不像私隱被侵。現在找了另一種的表現方式下,正在努力中。 而為甚麼在總是在社交平台上看到「歡迎約拍」並沒有「歡迎約畫」,在這個「約」後是被動還是主動。 – Canon Top Shot – Lomography Color Negative 800 – ISO 800 prev. post: Canon Top Shot 20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