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XA 42nd.

從前打趣地說將於三十歲死去,可惜這個預言不好笑,而事實是我的肉身依然留在世上並消耗著地球的資源,還是右手執滑鼠而左手按功能鍵,我手不想寫我心,只懂在草稿紙上亂跳一通,有時要跳到大商場裡,但他們的地磚總是打理得太過光滑,在我低首的時候會發現另一幅猙獰的臉孔仰望著,對於獨處又喜又惡,這現狀底下唯一能改變的電腦桌面的牆紙,黑色的牆紙寫了「私は中身が死んでいる(I’M DEAD INSIDE)」,在27吋的倒影裡未曾發現有過所謂過客,偶爾會有飛鳥的羽毛掉在猙獰的臉上。 – Olympus XA – Konica Minolta Centuria Super 200 – ISO 200 – Expired film prev. post… more

《Grave》

…用美女演繹的探索頻道,探究如何讓原本在文明的家庭中圈養的家豬變成長出獠牙的野豬,已經被勦滅的天性夾在進化與退化之中的角力,權力之間的角力,道德的角力。

OLYMPUS OM-2 20th.

同一副軀體掛上同一件襯衣迎著同一陣風,吹起不同的皺摺,像海;只有把風趕走,才能將浪撫平;當眼睛變成托帕石後,風又回來了,臉容被平均地割開,讓自己難堪了,只有燕子還在空中歌唱。 – OLYMPUS OM-2 – with Zuiko 35mm F2.8 / 50mm F1.8 –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 ISO 200 prev.… more